十八

韩文清退役那天张佳乐也退役了。

两个老人勾肩搭背,唏嘘着往昔峥嵘岁月。

好吧,没那么夸张。主要是张佳乐说,我们的韩大队长时不时附和几句。

韩文清的目光始终在张佳乐的手上,那只爪子在面前晃啊晃,晃得他头晕。

韩文清说:张佳乐把你手拿开,我要吃东西!语气相当不善。

可是张佳乐见惯这招,完全没放在心上。手该放哪还放哪,话该讲哪还讲哪。

退役前还能拿冠军回来,真丫爽!王杰希的脸都绿了最后,哈哈,总算扳回一局!只是可惜没能赢老叶一次。以后就没有机会了,哈哈。

张佳乐掰着手指数了半天,最后两只手又举到韩文清面前冲他一笑。

打了十二年啊!

韩文清想揍张佳乐,这么个数用得着数指头?而且还数错了。

不过他看到张佳乐脸上灿烂的笑容后,喉咙滚了滚把要说出口的话重咽回去。但他还是没忍住,吼了出来。

张佳乐说:十二年了,没想到你还是单身。

说完张佳乐侧着脸等韩文清的表情。一定很好玩,张佳乐笑得肚子疼。

只见韩文清站了起来,抓住张佳乐的手腕亲了上去……

卧槽!老韩你干什么?!!

 

张佳乐被这个荒诞的梦吓醒了。额头上还冒着冷汗,他喘了老大一口气,手摸上床边又看了好几眼,确认旁边不安分侧躺着,脑袋上还翘起一撮毛的人是孙哲平才放下心来。

梦都是假的,假的!我绝对是遇到了一个假的老韩!

张佳乐自我催眠完又钻回被窝,然后他就感觉到了一只不安分的手。

“早上好啊张佳乐。”孙哲平说着打了个哈欠,声音和理智都处于沉睡状态,懒洋洋的,听得张佳乐有点怂。

张佳乐还记得刚才是怎么确认的。摸了臀碰了胸搂着腰打完啵又看了好几眼。

额,如果这样还没有感觉的话,那人就应该改名叫石头了。

张佳乐无奈地看了自己一眼。有那么点自作孽的感觉。好吧,自己搞出来的事自己解决。

张佳乐自顾自的点了点头,腿夹住刚才搂过的地方,毫不费力地撬开看似抿得很紧的唇。还把从床头柜里摸出的套子递了过去。

孙哲平从后面进的时候,张佳乐两胳膊支在床上虚虚地喘息。后面撑得发紧,做了扩张也才刚勉勉强强进入。他还记得第一次做的时候,那感觉真是痛到飞起,偏偏还夹着快感。一点点地填满身体的滋味实在难以形容,张佳乐找了很久的词来形容,最后还是选了个最简单的。痛并快乐着。

那人蜻蜓点水似的用一个吻来结束晨练时,张佳乐还没反应过来。直到孙哲平已经穿好衣服才回神。

“早啊大孙。”没精打采的声音软趴趴的。张佳乐把脑袋埋回枕头里,又往上拽了拽被子。好不容易快要睡着了突然想起来什么,踢了被子下床找手机。

滑开锁屏叮嘱了孙哲平要买什么又扔了手机爬回去躺着。

这人总是懒得记东西,往家里胡买。上次愣是折腾了个榴莲回来扔在冰箱里,隔天拿雪糕看见问起来,买回来的主都忘干净了。

既然都买回来,那就随便尝尝呗。

打着这么个主意,两人折腾半天。

张佳乐还记得孙哲平那个要命的表情,拆炸弹一样吃了第一口瞬间像上了天堂。喊了声好吃,挑眉看着张佳乐,顺手把勺子递过来。

张佳乐尝了一口差点吐了,忒腻了吧!

不用抬头就能听见孙哲平笑。张佳乐拿过身后的靠枕就往孙哲平脸上扔,边扔边骂,以后不准出去瞎买!

后来两个人忍着腻,你一勺喂我我一勺喂你,互相伤害。

吃了半个左右,还是放弃了。榴莲看到的最后一面是张佳乐的面无表情,然后它就被封死在垃圾桶里了。


张佳乐躺在床上想了想那个荒诞的梦。其实也不算特别胡诌,韩文清退役那天张佳乐确实也退役了。

比赛刚打完那天晚上,张佳乐几乎是虚脱在座位上。大口喘息着,屏幕上的荣耀清晰地印在他的眼里,他眯起眼笑了笑,单手虚握,攥拳。

后来他攥不住了,从拇指开始一直延伸到整个手掌的颤抖,不只是体力的问题,重要的是兴奋。

他,张佳乐!两次冠军!

没人能比他自己更能感受这种快乐,四进季后赛决赛,不,这是第五次了。

张佳乐的脸上浮现出一个很浅很浅的笑容,趴在桌子上很久都没有动。

张新杰来敲门的时候,身后是其余的霸图队员。他们看见张佳乐都不约而同地笑了,韩文清这个十多年的霸图队长站了出来,拍了拍张佳乐的肩膀。

走吧。他说。

张佳乐站起来,手臂搭到张新杰的肩膀上,像是炫耀似的挥挥拳头。

这个队伍带给了他很多很多,张佳乐一时间真的不知道如何开口说点什么。感谢?不够;感激?或许吧。

当第十赛季失败的时候,他以为这辈子没机会再站在荣耀的领奖台上,戴上属于他自己的冠军戒指。

可事实偏偏如此出人意料。就如同没有人猜到韩文清会放弃世邀赛的邀请一样,张佳乐扛着独属于他的一份担子,一份责任,一步步地再一次登上了荣耀的巅峰。


真好。张佳乐想。


评论(5)
热度(19)

© 张三 | Powered by LOFTER